李安平的平順情

2019-06-14 19:34:57   來源:自媒體——江雪   作者:本站    瀏覽人數:

1、與平順的淵源

他是一個傳奇人物。白手起家的他憑借智慧和膽量,創建了享譽中華的中醫藥王國——振東集團。有人這樣評價他:“石油巨頭、醫藥新貴、商界奇才、詩壇泰斗”。這個評價概括了他的創業歷程,也概括了他的奇才異稟。

他是山西振東健康產業集團總裁李安平。他還有很多頭銜,比如:山西中醫藥大學管理學院院長、山西省政協委員、山西省工商聯副主席、山西正和島島鄰機構主席、振東商學院院長、長治慈善總會副會長等。(當筆者與他核實這些頭銜時,他一笑置之:“我還有很多大頭銜。這不重要,都是虛的。”)

1.jpg

關于李安平,他的傳奇故事太多太多,這里,我只講他與平順的淵源。而說到李安平與平順的淵源,必須要追溯到他的首次創業。

李安平是山西長治縣東和村人。這是振東集團名稱的來歷,“振東”即“振興東和村”之意。振東集團生產的有五和食品、五和保健品等,“五和”代表著長治縣東和、南和、北和、西和、中和五個村名,以此也可看出李安平的創業初衷。少年時的李安平家貧如洗,為了讓哥哥讀書,他悄悄輟了學。但他豪爽仗義、睿智聰慧,1986年,23歲的他就擔任長治縣東和鄉綜合廠廠長,成了長治縣的名人。

李安平并不像他的名字,心甘情愿過平靜的生活,做平凡的人。1993年,李安平毅然離開廠長崗位,開始了人生中第一次創業——他憑借從98位親朋好友手中借來的30萬元錢,建起了長治地區的第一座個體加油站。

膾炙人口的傳說中,都知道那幾年他的加油站以幾何倍數遞增:47座加油站,3座大型油庫,長治第一家超千萬的納稅企業、全國最大的民營石油連鎖企業之一,卻不知道,振東的每一份家業來之不易。

1994年冬天,一個朋友透露給他一個消息,說平順縣的汽油、柴油每噸比長治便宜50塊錢,平順車少,發愁賣不了……言者無心,聽者有意,李安平一算,一頓便宜50塊錢,數量多了那就是不可小覷的利潤啊!那時候,就是一毛錢的利潤,他也掙,于是他便到三運坐了公交車趕往平順,去見時任平順石油公司的馬經理。

那是他第一次到平順。那時,平順到長治的公交車轉潞城,羊井底公路、青羊二級路還沒有鋪建。公交車見站就停,路上走了兩個多小時。

這是一個什么縣城啊,小得還不如東和村大,僅有一道街,到了禮堂坡處就沒有了建筑。這縣太窮了,這是平順給李安平的第一印象。他并沒有意識到,日后這塊土地會成為他“振東王國”的福地之一,他也沒想到,以后他會與平順結下深情厚誼,而他,幾乎成了“道地”平順人。

那天的“生意”順利談成。以后,每星期李安平都會來平順“要”點“油票”。當然,期間,他多次下洛陽、跑廣州,餓了啃方便面,渴了喝自來水,艱苦奔走、廣交朋友,到2000年,他的加油站遍布山西、陜西、河南、甘肅、河北等省份的交通干線50多家,形成了強大的石油銷售網絡,他成了享譽三晉的“石油巨頭”。

十年辛苦不尋常。誰也沒想到,就在李安平的“石油”事業蒸蒸日上之際,國內石油政策調整,風云突變,所有的民營石油企業均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擊。審時度勢,李安平毅然決定對振東進行資產重組,果斷地把振東集團的29個加油站和2座油庫以近億元轉讓給了中石化。


2、到平順送藥

撤出石油“陣地”的李安平還是沒有安于平凡平靜平淡的生活。幾經斟酌,他組織全體員工成立3個項目考察小組,分赴全國開發考察項目走訪了全國幾十家科研機構,篩選多個適合項目后,于2000年5月正式成立潞維特生物公司。2001年8月,他斥資2000萬元收購了瀕臨倒閉的制藥廠長治金晶藥業,并咬牙拿出幾千萬元做了GMP認證,從此走上了“醫藥”這條路。

2002年11月,我國內地忽然出現了可怕的“非典”疫情。SARS是一種傳染病疫潮,人人談之色變。緊急關頭,國家衛生部公布了八種治療SARS的藥品,其中就有振東制藥生產的復方苦參注射液;此外,國家衛生部和中醫科學研究院通過研究,篩選出五種藥物,用此五種藥物熬制湯劑可有效預防SARS。但疫情來勢洶洶,那時那刻,醫院代表誰還敢涉足醫院送藥?

面對災難,李安平義不容辭選擇了給各大醫院送藥。他一面安排制藥廠熬制湯劑,每天給長治地區城鎮、鄉村的百姓挨街、挨村、挨戶送發,而他自己則和兩位副經理兵分三路,帶著文件和藥品走上了送藥(復方苦參)之路。

李安平負責“東路”。他從北京中日友好醫院、301醫院開始,一路把藥送到了河南、江西等省。

李安平冒著生命危險送藥,但他忘了,“非典”時期是“非常”時期,尤其他是重災區山西人。在江西的非典檢査站,檢查人員看他的身份證,山西來的,二話沒說,手一揮,一旁等候的警車便開了過來。警車上的人跟醫院聯系,救護車呼嘯而至,他被“倒”進救護車。當時“非典”來勢洶洶的,檢查人員這樣做也是迫不得已,只要一看是“重災區”來的,為安全起見,都是先隔離一段時間再。

說救護車扯著“鳴鳴”的喇叭往醫院急駛,李安平這下著急了。他已經被“隔離”一次了。在鄭州非典檢査站,人家一看他是山西人,立即便把他送到了醫院。好在鄭州有朋友,在警車上他給朋友打了電話,朋友把他“保”了出來。但江西人生地不熟,這可怎么辦?

這么不明不白地被隔離十天半個月的,藥還怎么送?重要的是,疫情當前,他不想耽誤為“非典”患者治療的絕佳時機。情急之下,李安平靈機一動,對護士說:“小護士啊,你聽我說啊,我不是一個人來的,我還有兩個伙計哩。你們江西的賓館飯店一看我們是山西來的,不讓我們住,也不賣給我們飯,我們正著急怎么住怎么吃呢。這樣吧,我一個人出來,他們找不到我也著急,干脆我把兩個伙計都叫過來,我們一起在你們醫院住幾天,你看行不?”

護士一聽,這人好,挺自覺;再說,為了江西人民的安全,也不能“放過”那兩個流落在外的山西人。于是就說:“那好,你趕快下車去找,找到一塊過來。”下車后的李安平就像出了籠的小鳥,馬不停蹄繼續送他的藥。那年2月,僅北京,李安平就給16家醫院捐贈了價值50萬元的復方苦參注射液。振東制藥一時間聲名大震,大江南北,都知道山西有一家振東制藥廠,知道這家制藥廠在國家有難時不計報酬廣開藥路的慈善胸懷而為此產生了深深敬意。振東借此契機打開了藥物的銷路。這也是李安平的獨到之處,最危險的時刻,恰是贏得商機的最佳時刻。

有一天,李安平接到時任長治市政協主席常福江的電話:“你給人家送藥哩,怎么不給咱申紀蘭大姐來送些藥物?”李安平一聽,趕緊拉了一工具車湯藥送到了平順。

有一天,他在時任平順縣縣長張富梅的陪同下到了一個村里。大疫當前,為防止外地車輛進入村子,村里人在村口堆了高高一個大土堆。張富梅下車協調:“我是咱們平順縣縣長張富梅……”村里人還是沒有扒開土堆的意思。

李安平下了車,對百姓們說:“老鄉們,我是來給你們送藥的,你們看后面的工具車,這是預防‘SARS’的藥物。”村里人一聽此人是免費送藥來的,紛紛拿起鋤頭,將土堆扒開,放車進了村子。


3、集中精力研究中醫藥

2007年,平順縣大張旗鼓搞旅游開發。有一天,平順縣四大班子領導親自上門請李安平到平順來開發旅游。李安平思慮再三,還是決定集中精力先把振東醫藥事業做大做強,他主動放棄了通天峽景區開發的優先權,為平順推薦了山東塔山集團。

李安平一心要發展中醫藥這棵大樹。2007年,羽翼漸豐的振東集團兼并了山西藥界久負盛名的大同“泰盛藥業”;2008年,控股開元制藥公司(原長治中藥廠);2010年,斥資并購了省內醫藥終端覆蓋面最廣、服務能力最強的晨東醫藥公司,組建了振東醫藥物流公司;2011年,成功收購山西安特生物制藥有限公司全部股權,2015年,成功收購北京康遠制藥,到2016年,生產劑型由原來的5個擴大到35個,生產品種由原來的56個增加到559個,銷售收入增加到16.58億元,位居全省同行業前列。

中醫藥是一個大課題。2001年,李安平剛接手長治金晶藥業時,曾發生過這樣一件事。有一天李安平去檢査藥品,細心的他發現幾批藥品顏色不一,但每項檢驗指標都符合規定。他疑惑不解,仔細詢間后才知道,中藥材因生長季節不同,也會導致產生色差,屬正常現象。但李安平堅持認為,“產品就是要做到零缺陷,尤其藥材,即使是細微的顏色差異也不能放過,因為質量連著兩條命,一是患者,二是企業。”180萬元的藥品被他一聲令下,全部銷毀。那場大火,燒得每一位在場的員工心疼,也燒亮了大家的眼睛和決心——要做就做道地藥材。

自此,李安平迷上了對中藥材的研究。

為搞清楚各類中藥材藥效,哪怕微小差別,李安平都要查閱經典多方咨詢。一句話,中藥材非常“挑土壤、挑氣候”,要想做“道地”藥材、“道地”藥商,必須因地制宜去種植藥材,也因此,振東集團把各自種植中藥材的基地瞄準了大江南北:比如新疆適合種紅花、赤芍、藁本等,云南適合種石斛、三七、天麻、滇黃芩等。今天,新疆、云南、貴州、福建、東北三省等地,到處都有振東的大旗,振東的中藥材種植基地。

李安平的目光瞄著全國,他也沒有忘記平順這塊土地。平順位于山西省東南部,地處太行山南端的上黨盆地邊緣地帶,境內群山起伏,海拔最高1876米,最低380米,又屬溫帶大陸性氣候,這些自然條件給中藥材的生長繁衍提供了獨特的條件,全縣約有300多種植物藥材,大宗中藥約67種,道地中藥材約10多種,堪稱“中藥材王國”。

2.jpg

2004年,當申紀蘭約李安平談話、原楊鎖給他推薦平順大紅枹、黨參等中藥材項目時,他立即同意考察開發。走了幾個星期,他欣喜地看到了漫山遍野的中藥材——山桃、黃芪、黨參、連翹,都是好藥啊!難怪范蠡在其所著的《計然》一書中會說“人參出上黨,狀類人形者善”,山西長治才是真正的道地黨參所在地啊。

2006年,振東在平順的第一塊中藥材基地開發出來,種植柴胡,從此一發不可收。

2009年,吳小華擔任平順縣委副書記、縣長。吳小華書記在長治縣工作時,與李安平已認識,所以說起來也是“老相識”了,吳小華書記說:“平順這塊土地大有可為,你好好干,加油干,有困難就找縣委縣政府!”李安平的中藥種植開始在平順推廣起來。

為了開辟新的種植基地,李安平走遍了平順的山山水水。他自豪地告訴我:“可以說,在平順,沒有我沒到過的村莊。”

2013年開始,振東集團投資5.5億在平順縣實施中藥材種植基地項目,致力打造50萬畝中藥材GAP種植基地。2015年,50萬畝中藥材加工基地投入使用。其中連翹野生撫育20萬畝,連翹、歐李、山桃等木本中藥材種植15萬畝,黨參、黃芩、黃芪等草本藥材種植2萬畝。平順的山山嶺嶺間,到處綠瑩瑩地長滿了中藥材。


4、產業扶貧正當時

2017年2月13日,元宵節后第一天,李安平就匆匆趕到了平順。2017年,平順公司的重點工作新增10萬畝中藥材種植和提取車間的建成投產。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

很多平順百姓都知道一件事,李安平走到哪里,給窮苦人家發錢發到那里。對,你沒有看錯,是“發”錢。他的錢用完了,有時就找隨從借錢發。

3.jpg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長期這樣,平順百姓還是無法從根本上脫貧。李安平想到了依靠“產業”、走“產業扶貧”之路,才能快速改變這里的貧困面貌,走出一條新路來。

振東集團的第一次產業扶貧是參加國家統戰部推行的光彩事業。當時,振東集團選擇去壺關搞旅游,開發大峽谷,解決了300多人就業,附近老百姓還可以去景點賣些土特產或是黨參,集團還向當地政府上交800萬元左右的稅。

2001年,決心在中醫藥界開辟出一條新路的李安平經過調研,開始在沁縣推廣種植苦參,租賃村民的土地,或與老百姓簽訂種植協議,固定收購價格。一個周期后,種植戶收益很高,隨后帶動更多人富裕起來。從沁縣到武鄉,越來越多的種植戶享受到種植中藥材帶來的收益。

在沁縣、武鄉的“實驗成果”,堅定了李安平在平順通過“晉藥戰略”,由“資金幫扶”到“產業扶貧”,由“輸血”到“造血”、帶動農民增收并實現雙贏的扶貧新模式的決心。

2016年9月6日,平順召開了中藥材種植發展規劃暨精準扶貧大會。會上,李安平說,振東多年來在平順開展扶貧工作,奠定了深厚的感情。針對平順地理環境的分析研究,振東集團將以道地藥材種植為主,以貴重和稀缺中藥材為輔,全力打造平順中藥材品牌,將平順打造成中國中藥材第一縣。

目標定了,李安平怎么能睡得好,睡得穩?所以剛過了年,他便跑到了平順。

經過研究,他們在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方面實行“包村到戶,責任到人”制度,一個部門扶貧一個村,一個中層以上管理干部幫扶一個村,一個老總管理一個片,對全縣12個鄉鎮、78個貧困村、6490戶貧困戶、17868名貧困人口進行了對接幫扶。

平順縣車廂溝被譽為“中藥材一條溝”。溝里八個村3萬畝土地被流轉,種植了赤芍、板藍根以及稀有中藥材西洋參等十多種中藥材。

路家口村270戶,年輕人出去打工,老弱婦兒留守在家,80%是建檔立卡的貧困戶,2014年全村人均純收入不到2000元。自從2014年開始種植柴胡后,全村的日子才一天天好了起來。

平順路家口農民王愛玲種了4畝柴胡苗。這兩年她家的兩畝地流轉給振東集團,每畝地年750元,共計1500元。一年從春耕、鋤草再到秋收四五個月她都在振東藥田里打工,每月收入2000多元。另外兩畝地種了柴胡,每畝年收入4000-5000元。振東集團還在兩邊的大山上培植野生連翹,只要摘了就可以市價或保護價收購,現金結賬,一公斤15元。四份錢,日子一下子就寬裕了不少。

白雙平家共有3畝地,以前只種玉米,近幾年每斤約0.7元,畝產值700多元,當年收入僅有2100余元,按三年計算,共收入6000-7000元。去年,他們開始第一次嘗試玉米套種柴胡(柴胡的生長周期為三年,第一年與玉米進行套種,第二年收割種子,第三年收獲柴胡),按照玉米種子、柴胡分別計算,三年共收入2萬多元。

最然種植中藥材不需要壯勞力,但不掌握技術和規程也不行。自從村里開始種植中藥材后,振東集團就根據種植意向確定培訓課程、授課時間及地點,通過集中講授和分期授課,向村民傳授種植栽培、移植、田間管理、標準施肥等中藥材種植技術。為了確保農民當年收益和長遠致富,振東集團以流轉模式用于試驗、示范基地和種子種苗繁育基地建設,以預付模式解決群眾尤其是貧困戶購買種子、種苗的資金困難,以訂單模式與專業合作社簽訂保護價收購協議,即市價高于保護價,以市價收購;市價低于保護價,以保護價收購。振東集團還針對貧困戶提供墊付種子、種苗、肥料和部分生產工具,幫助勞動力困難的戶種植、除草、采收等。如今平順很多農民掌握了藥材的種植技術,成了行家里手。

4.jpg

同路家口村一樣,2016年,平順共有16個種植中藥材的貧困村已整村脫貧。為了讓平順百姓有一個穩定的產業,振東集團正籌劃著基地70余種中藥材的培育和推廣,優選品質和附加值高的中藥材進行輪種輪耕,以確保中藥材的道地性和經濟價值實現雙贏。同時,振東將通過對市場行情的研究,對種植結構進行針對性的調整,以期實現對企業和農戶風險有效規避,從而讓更多的“路家口村”實現了產業脫貧。

平順縣龍溪鎮佛堂嶺村種植黨參的歷史由來已久。但以前種植戶都是小范圍種植,目的只是為了不斷種,個別商販經常擾亂收購黨參的價格全村每年種植收入約在100萬元左右。從2013年開始,佛堂嶺村開始大面積種植黨參,僅黨參一項,全村收入在200萬元左右,在平順縣各村的種植業中排名第一。

振東集團幫扶著平順縣78個村的6490戶貧困戶。他們積極調動農戶種植中藥材的興趣,山西振東健康產業集團通過“公司+政府+合作社+基地+農戶”等多種經營模式,幫助種植戶增產增收。在基地多元收益渠道帶動下,農戶通過土地流轉、基地雇工、自主種植三項收入合計,比原先單純種植玉米年均多增收4000元以上,增收效益十分明顯。


5、建立引領國家標準倉儲基地

2016年11月16日,山西省省長樓陽生視察調研振東平順50萬畝中藥材種植加工基地,參觀了中藥材先進的加工生產線和恒溫庫、陰涼庫冷庫等引領國家標準的現代化倉儲庫。樓省長對中藥材溯源系統進行了體驗,并給予了高度的評價。

5.jpg

振東集團是國內唯一開發、應用中藥材溯源系統的企業,整個倉儲設施引領國家標準。山西道地藥材的國家標準就是由振東制定的。振東集團平順中藥材儲備庫完成了中藥材的收購、初加工以及儲存等流程,形成了全鏈條發展的格局。

隨著中藥材種植面積的不斷增加,振東集團在武鄉、沁縣、大同渾源、呂梁等地建立了中藥材種植基地。同時,中藥材種植還擴展到了新疆、貴州、山東、江西等地。惠及10萬多農戶增收的同時,一個新的問題擺到了李安平面前,他們需要一個頗具規模的中醫藥儲存庫!

2006年,振東集團在平順組建振東子公司,派出一個團隊,建了一個中藥材加工廠。這時候,振東集團在天脊山、東寺頭搞連翹野生培育,并開始種植柴胡、黨參,山桃一下開發了十萬畝大量中藥材在平順種植出來,運輸成本極速增加。

2009年,吳小華擔任平順縣委副書記、縣長。經過研究,平順縣委縣政府劃給振東集團一塊河灘地。振東集團按照國家標準,就在這塊河灘地上投資5.5億建起了國內第一座一流的中藥材倉儲基地。

2015年,50萬畝中藥材加工基地投入使用。這也是振東集團平順50萬畝中藥材種植基地項目的重要組成部分。倉儲中心生產車間、倉庫總面積近5萬平方米,存儲著平順縣及周邊的所有中藥材,其中包括連翹、黨參、黃芩、柴胡、紅花等中藥材,都是通過這里,再將其輸送到全國各地。

中藥材的儲存極為講究,不能干了,有些藥材干了,失了水分,藥效會減弱;不能潮了,潮濕會使藥品發霉;溫度不能低了,低了有些藥材也會受影響;不能高了,高了藥材容易失水分。為了嚴格控制、監測倉庫內的溫度、濕度,幾個倉儲大庫全部按裝了LED監控器,溫度、濕度之類標準,都在掌控之中。倉庫內的每包中藥材上都吊著一個小小的二維碼,這個小小的二維碼是每包藥材的“身份證”,所有的信息比如種子信息、種子檔案,具體誰負責,發芽率是多少,全部都有。用手機刷一下二維碼,就可以看到這個藥材從種子到加工成中成藥的一生,像種植海拔高度、施肥時間和用量、引片加工的直徑、厚度等這樣的細節數據都會顯示出來。中藥材要保持質量穩定,就要搞好溯源系統,在每個節點上都能找到負責人,找到成長、收購等時間,最后才能確保入庫的中藥材全部符合國家標準。

平順中藥材加工基地項目投產后,年產值可達20億元,年創利稅達2.3億元,可直接安排就業600余人,安排種植農民就業8000余人,采收季節還將帶動上萬人就業,同時,還能帶動包裝、運輸、旅游等相關產業發展,使2萬多農戶依靠產業穩步脫貧。

倉儲基地的中藥材生產車間引進了現代化的中藥蒸煮炮制等裝置,使那些用了幾千年的中藥蒸籠正式退休。

中藥現代化離不開標準化現代技術,這就需要把過去眼看手摸憑感覺的模糊過程變成可量化的數據。振東藥業作為山西最大藥企,瞄準的目標也正是標準化。從育種、種植到加工、倉儲處處都突出了“標準”二字。

而關于標準化生產,振東制藥已經拿下了三項專利技術的最高話語權。2015年8月,國家中藥標準化項目開始申報,振東集團承擔了連翹苦參、黨參、黃芪、遠志、柴胡、山楂、酸棗仁款冬花、白土苓10個品種的標準制定工作。2016年6月18日,山西省中藥材行業協會暨環太行山連翹產業協同創新聯盟年會在太原召開,大會同時舉行了中藥標準化項目啟動儀式;同年8月,國家發改委正式批復振東藥業承擔連翹、苦參黃芪等十個品種中藥材的國家標準制定任務,占全國中藥總數的十分之一。從按照別人定的標準進行生產,到自己為全國藥企制定標準,振東集團的成就令人矚目。

李安平這樣說:一等企業定標準,我們做的時候就想的是標準,我們以標準提升質量,以標準提升品牌,以標準提升科技含量,然后引領山西的產業,走向全國,走向國際,這是“十三五”我們的目標。

隨著做強中藥材特色產業和生物醫藥產業的不斷推進,山西振東藥業依靠中藥材原產地資源優勢,以創新儆引領,成為我國十項中藥材標準的生產者。


6、大義晉商

2017年8月27日,山西振東健康產業集團“扶貧濟困日”資助大會如期召開。大會資助了博士研究生69名,大學生378名(有殘疾人的家庭170余戶,建檔立卡貧困戶208余戶),歷年再資助1250名大學生。救助貧困、特困戶153戶,本次共計資(救)助1781名(戶)。

6.jpg

與此同時,平順分會場資助253人,金額127萬元;左權分會場資助130人,金額65萬元,晉城分會場資助140人,金額67.5萬,總計資(救)助金額853.8萬元。

振東集團的“金秋助學”已經走過了19年,即便企業效益不好的時候,也沒放下這份責任。

李安平有一個與他總裁一樣響亮的頭銜“慈善家”。“有事兒找振東,李安平是不會拒絕的。”長治人遇到重大疾病、災難總是這樣說。

1994年,李安平參與家鄉長治縣東和村通往二級公路的道路建設,開啟了山西振東健康產業集團第一個慈善活動。之后,他為家鄉做了很多事情,比如通自來水、建學校(原來的東和中學,今天叫振東中學)、衛生院等,投資達1000多萬。

1998年秋天,有一天,李安平來到公司,發現振東的辦公樓前坐著四五十人。看到他,大家紛紛往起身往前涌:“安平來了!” “老板來了!”

面對嘈雜的人群,李安平一下蒙了,他虎著臉說:“你們找我?有什么事?”

“我家孩子考上大學了,沒錢供孩子上學,想讓你幫幫忙!”人群紛紛攘攘,有的含著淚說,有的少氣無力。

李安平的倔脾氣上來了,想也沒想,厲聲說:“你家孩子考上大學,為啥要我出錢?我欠你們的嗎?”李安平虎著臉說的這句話非常管用,人們伸著的脖子縮了回去,眼睛的溫度慢慢冷卻下去,圍著的人一下子變成了泄氣的皮球。

李安平一句話“甩掉”一群素不相識人的“圍堵”,快步走進了辦公室。他坐下來,腦海里飛快掠過那些人的眼神、表情……希望之火瞬間熄滅,他可以想象他們的失落甚至絕望的心情。人家有錢干嗎找咱呀?幫人難處歷來是他的作風,他怎么會說了那么冷漠無情的一句話!清醒過來的他趕緊起身下樓,向即將離去的背影喊道:“你們等等,等等!”

人們的希望重新被點燃。李安平給大家道歉:“對不起,我剛才態度不好。我一看這么多人,還以為是來鬧事的。不過,你們這樣圪堆在辦公樓前,咱是個企業,影響大家工作哩。”

人們開始解釋:一個人不好意思來,于是大家三三兩兩約在了一起,匯成了這樣一個四五十人的尋求幫助的“團隊”。

李安平囑咐辦公室建立一個臺賬,讓大家拿著孩子錄取通知書來,每生每年按照8000元的標準進行資助。1998年8月,近一個月時間里,每天都有人找上門來,希望他伸出授手給予幫助求助的人越來越多,李安平只好安排綜合辦公室一個小伙子專門負責此事。

那年發生了這樣一件事,一個女孩拿著錄取通知書來到公司,說自己考上了大學,希望振東給予幫助。財務查看了女孩的通知書,卻不同意出錢。女孩也膽大,竟然直接來找李安平。李安平想也沒想,給女孩簽了字,女孩領走了8000元錢。財務科科長趕到李安平辦公室,提醒說:“李總,你沒覺得剛才那女孩的眼神有些閃爍,不像真正需要資助的大學生!”

這句話提醒了李安平,他派人暗中調查,果然,女孩是拿著別人的通知書來“詐取資助金”的。李安平非常生氣,一方面著人將女孩的資助金索回,一方面決定成立扶貧辦,針對需要幫助的人進行調査,辨識真偽,然后再給予幫助。

今天,“三日一金一天使”已成為振東集團的日常工作規程。針對貧困家庭孩子的上不起學的學生,他們把每年8月份第四個周日定為“扶貧濟困日”;針對孤兒、孤寡老人殘疾人和特困家庭設立的“冬助日”,;針對全國特困病殘注冊7000萬元的“仁愛天使基金”;針對各公司、網點所在地60歲以上老人設立的“敬老日”,每年臘月二十三就會送去米、面、油、保暖衣物等生活必需品。二十多年來為社會公益慈善事業累計捐款達3億余元。

李安平“慈善”名聲在外,很多遇到“突發疾病”的患者家屬都會找上門來。比如平順縣虹梯關中心校民辦教師王秋根。2015年5月,王秋根年僅20歲的小兒子王崗被查出患上了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40萬元的手術費讓這個全家四口人就靠王秋根每月1000元工資生活的家庭瞬間坍塌。絕望中,王秋根輾轉找到來自平順的長治志愿者劉保,打通了李安平的電話。得知情況的李安平親自走進王秋根平順虹梯關槐樹坪的家,囑咐公司先給王秋根轉去了一萬塊錢。

一萬塊錢對于普通人來說,不是小數;但對于患病的王崗卻是杯水車薪。王秋根再次找李安平想辦法。按照公司規定,振東集團已經不能再出面救助。但一位急于挽救兒子生命的父親的眼神深深觸痛著李安平的心。他將王崗生病需要救助的消息編寫了一則消息發到了微信朋友圈里,一天時間為王秋根籌集善款達16萬元。

李安平不知道自己救助了多少王崗這樣患重大疾病的孩子。就在此稿修改過程中,他又去醫院看望過兩個患白血病的學生。

李安平走遍了平順的山山水水,他到底資助過多少人,他不記得。他這樣說,如果記賬,那就不是慈善了。

到了平順,李安平喜歡到村子里轉,他的目標自然是村里最窮的人家。

有一天,李安平來到了深山里的一座村莊。他轉來轉去,來到了村莊的小學校。讓他沒想到的是,學校的教學設備那么簡陋,教室是一間石頭屋子,課桌破破爛爛、“缺胳膊少腿”的。他跟那位年輕的教師聊了起來,得知這位教師是一位轉業軍人,還不到三十歲。李安平環顧著高聳的大山,憂慮重重。他決定資助一下這所深山中的小學校,但身上卻沒有帶那么多現金,于是跟那位年輕的教師要來紙筆,在他驚詫的目光里寫下了一個條子,讓他憑借此條到振東集團財務處領取3萬元現金,以資改變學校教學設施。看到落款下的名字,年輕教師才知道是大名鼎鼎的李安平來到了學校。他緊緊握住李安平的手,不住地說:“李總,謝謝您,我代孩子們謝謝您!”

還有一次,李安平在時任平順縣委副書記關晉平的陪同下考察旅游時,來到平順一個叫化圪道的村莊。在村口,他遇到一位老人擺著十幾個瓶瓶罐罐在賣蜂蜜,就與他聊了起來。“你買蜂蜜一年能掙多少錢?” “一年萬吧塊錢吧!” “你家一年能收入多少錢?” “玉茭、核桃也能賣一萬多塊錢。年成好時,能收入三萬多塊錢,不好時,能收入2萬多塊錢。”李安平說:“那你家條件不錯!”老人憨厚而欣慰地點頭:“我家條件不錯。”

李安平提出去他家里看看,老人便讓兒子帶著他們去了家里。李安平看到炕頭上堆放著高高一摞書,過去翻了翻,其中還有企業管理之類的書,知道這家有讀書人。

說話間,老人的兒子看到了李安平的胸牌,便問:“你是振東集團的?” 李安平點點頭說:“是。”年輕人激動起來:“你真是振東集團的?那你我可得好好謝謝你。今中午就在我家吃飯啊。”李安平不解:“你與振東集團打過交道?”年輕人說:“我小姨家閨女上大學就是振東集團資助的,要不是振東集團,我們還不得想辦法湊錢供我表妹上學!”關晉平對他說:“你知道這是誰?”年輕人迷茫地看了看他。關晉平鄭重介紹說:“他就是振東集團的老總李安平!”年輕人激動得臉都紅了。他給客人們倒了水一溜煙跑到路口告訴父親,振東的老總李安平來了。老人一聽,也很激動,收拾了推子回到了家里。臨走時,老人用一個袋子裝了幾罐蜂蜜,硬塞到車上。李安平囑咐秘書給老人放下5千塊錢,老人卻執意不肯收。那天臨別時,老人握著李安平的手,眼睛里含著淚花,嘴里不住地說著“再見”,卻緊緊握著李安平的手不肯撒手。最后還是兒子提醒說:“爸,李總要走了,您松開李總的手啊!”老人這才意識到自己內心的不舍。

7.jpg

提到這件往事,李安平說:“什么是幸福,這就是幸福!看到自己為百姓做了事,百姓記著你的好,吃多少苦都值得!企業家的追求利潤沒錯,但企業家把這個錢用到哪里很重要!”

2013年,李安平帶領北京幾位專家到平順虹霓村看連翹。聽說村里有一座明惠大師塔,幾個專家便決意去看。但他們沒想到,院子大門緊鎖,根本進不去。兩位專家下午還要趕到鄭州開會,擔心時間來不及,便決定翻墻而入。李安平本來也想翻墻,一轉念,還是決定去找鑰匙。他問附近一家百姓,百姓說,鑰匙是村里一位老師拿著,那位老師在河灘篩沙子,李安平便依據指點找到了河灘。

李安平客氣地問:“老鄉,你拿著明慧大師塔院子的鑰匙?我們想進去看看。”中年人面黑唇厚,典型的山里人。他用鼻音重重嗯了一聲,繼續篩沙,并不看他。李安平說:“我是振東集團的,路過你們村,想看看你們的明惠大師塔,你能不能給我們開一下門?”中年男人拾起眼角,掃了一眼李安平,有些懷疑地說:“你是振東集團的?李安平還來過我們村哩!”李安平有些詫異:“李安平來過?”中年人自豪地說:“可不是來過!” “你見過他?”李安平故意問。“見過,我還跟他聊過天哩。”中年人言語中透出濃濃的驕傲。李安平不由大笑起來:“老哥,你看看我,看我長得像不像李安平?”中年人遲疑了一下,停下了手里的活兒,抬眼打量了一下李安平。李安平說:“我就是振東集團的李安平,如假包換!”中年男人如夢方醒,“哎呦”一聲扔下手里的篩子,搶上幾步握住了李安平的手:“李總啊,怠慢了,您怎么不早說,走走走!”

沿路遇到百姓,中年人趕緊介紹:“這是李總,我們的恩人振東集團的李總來咱們村了!”這樣的介紹似乎不過癮,最后,他干脆站在村口喊了起來:“李總來了,李總來了!”得知振東集團總裁李安平來了,虹霓村的百姓紛紛走出家門,向明慧大師塔而來。他們涌上來,把大手在褲子上搓擦干凈了,死死握著李安平的手,不肯放開。后面的人心里著急,也想握握李安平的手,嘴里不住嚷:“放開啊,快放開,讓我也跟李總握握手!”那場面,仿佛當年的八路軍又回到了村子里。

離開虹霓村時,村里的百姓自發站在兩旁送別他們。車走出去老遠,百姓還在招手。這讓兩位北京專家忍不住慨嘆:“李總,你真可以啊,沒想到,你在平順百姓心里,威信這么高!”

2014年中秋節那天,李安平去了平順蘆芽村。照例,他又轉進了村里最窮的一戶人家。這家人兄弟三人,都已經六十多歲,只有一人結婚,非常窮苦。見他們來到家里,男人趕緊熱情地招呼做飯。李安平的秘書也搭手幫忙。午飯是面條。那戶人家窮得連一張飯桌都沒有,一個大缸扣在地上,上面放了一面石板,就是吃飯的飯桌了。李安平在石板上吃著飯,心里忍不住難受,他悄悄囑咐秘書臨走時給這戶人家放2萬塊錢。陪同他們調研的時任平順縣委副書記關晉平說:“你可不敢放兩萬,這么多錢,他們肯定不敢收,少放點興許還能收下。”關晉平說了這話,李安平忍不住心里嘀咕,還有不敢收錢嫌錢多的?

當秘書把5000塊“飯錢”放在石板上時,讓李安平沒有想到的一幕出現了,幾個老人誰都不肯把錢留下。

一個老人說:“我看到你們的胸牌了,知道你們是振東集團的,你們幫了我們平順那么多窮孩子,讓他們上了大學,平順人民應該記住你們,這錢說什么我們都不能收,你們用這錢幫助別的孩子吧!”

這戶人家的境界讓李安平大吃一驚,他沒想到這里的百姓會如此樸實、善良。

2016年7月1日,李安平受邀去平順縣石城鎮王家莊講黨課,到了會場,剛坐下,一個女人走了過來,對他說:“李總,你中午可(一定)到我家吃飯!”

李安平打量了一下女人,并不認識她,就說:“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以后有機會一定去啊。”

女人見他不答應,忽然一下跪倒了地上。旁邊有人趕緊過來將女人扶起來。女人哭著說:“要是沒有你,我家閏女就沒有上學的希望了,虧您幫了我一把,孩子才上了大學!”

李安平有一句話很有名:“一個孩子得到教育可以支撐起一個家庭;一批孩子得到教育,可以改變一個地區的面貌;一代孩子得到教育,可以推動國家經濟的進步和發展,促進社會的和諧與穩定。”所以他在資助窮孩子上大學這件事上不遺余力,振東具體幫了多少學生,他確實記不住。李安平絞盡腦汁也沒想起他幫的女孩的模樣來。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女人是石城鎮和峪村人,丈夫因病癱瘓在床,家里非常窮困。女兒初中畢業,她讓女兒輟學,說:“你即使考上大學,我也供不起你。”女兒跟她商量說:“媽媽,我只讀書,不參加高考。”見女兒喜歡讀書,她無奈只得答應。誰知道,一年前的一天,女兒吞吞吐吐對她:“媽媽,我想告訴你一個消息,這個消息可能對于您是壞消息,可是對于我卻是好消息。”她一下明白過來,女兒考上了大學。那年秋天,就在女人愁得不知道如何之際,她聽說了振東集團的“金秋助學”活動,便抱著試一試的態度,拿著女兒的通知書報了名。沒想到振東集團果然伸出援助之手幫助女兒如愿走進大學校門,圓上了女兒的一個夢。

女孩的故事讓李安平非常感動。這樣懂事的孩子他覺得自己如果不管,良心都過不去。那天開完會,李安平專門去了女人家里。女人又激動又興奮,專門從代銷店買了幾瓶礦泉水招待“貴客”。李安平悄悄囑咐秘書把礦泉水退掉,對女人說:“我喝家里開的水就行。”

那天離開時,李安平給女人放下了5000塊錢。李安平說:“這類故事太多了,不放下點錢,我心里就不舒服,覺得虧欠著他們哩!”

李安平對于百姓的“認可”非常自豪,那些老百姓見他到了村里,有的打著橫幅迎接他,有的殺雞做最好的飯,有的中午把他安排在兒子剛結婚的新房中休息…老百姓的淳樸讓李安平覺得,為他們做什么都值了。

有一次,李安平到龍鎮寺南注村考察中藥材種植基地,轉著轉著他走進了一戶人家。碰巧一位老人走了出來。種著多少地、收入怎么樣,李安平就與這位老母親坐在院里聊了起來。

聊著天,老母親的兒子放羊回來了。老母親嘆氣說:“我這老兒子原來給人家開車,后來腿有了毛病,就回來了。回家后喂了三十多只羊,但也掙不上個錢,現在都三十好幾了,還沒有說上媳婦。”李安平沉默了一會兒,對放羊的漢子說:“要不你到我們公司上班吧,每個月有3000多塊錢收入,城里人多,掙點錢積攢起來,方便尋媳婦。”老人詫異地問:“你說話管用?”李安平指指胸牌,笑著說:“我是振東集團的李安平!我是公司的老總。”放羊漢轉過頭來,仔仔細細打量了李安平幾眼,答應了。那天回來,李安平給平順公司的負責人原楊鎖打了電話,讓他負責安排好這個放羊人上崗。后來,放羊漢給李安平打過幾次電話,不知是不是考慮到母親年紀大了不方便照顧的緣故,一直沒來上班。但李安平一直記著這個放羊漢的工作之事。

李安平對于窮苦人家、窮學生的幫助慷慨大方,生活中的他卻很節儉。誤了飯點,經常吃一個冷包子、花卷就是一頓飯;出遠門總是一個人,坐飛機總是經濟艙,他說這樣可以節省費用,積少成多,省下來的費用可以資助一個窮孩子上大學。

民營企業,經營并非一帆風順、步步升高。2015年,公司算下來非但沒有盈利,還有所虧損。外面來求助的人不了解情況,一如既往來求助。振東集團只得“勒緊褲帶”設法籌款。用李安平自己的話說:“我要是看到一個窮苦人,沒有幫幫人家,我就睡不著覺,總覺得欠了人家的,心不忍,過不去。”為此,李安平的妻子成天罵丈夫是傻子,說他不知道為誰辛苦為誰忙。李安平笑著說,傻就傻吧,能做一個幫大家辦點事的傻子,也好!


7、我喜歡文學

李安平喜歡寫詩。每逢二十四節氣、國家節慶日,他都會寫一首詩以紀念。小暑時節,他寫了這樣一首詩:“小暑雷動雨季延,養心健脾體安康櫻桃蓮子護心脈,芝麻魚油經絡暢;紅棗薺菜補脾虛,草菇兔肉消燥煩茄子菊花降熱毒,蘆筍香菜身輕爽。”小雪時節,他寫道:“小雪初降天始寒,降火養腎促安康柿子銀耳臟火消,白糖鵝肉燥熱散榛子洋蔥生精血,紫米海參壯腎陽;醪糟西蘭強免疫,蓮芯當歸心舒暢。”他的養生詩用優美的詩句記錄他近年來中藥養生的研究。這類詩歌,人皆有益。

除了養生詩,他還寫節日詩。2017年1月1日,他寫道了一首《臨江仙?吉祥》“神舟銀河聯歡,航艦西洋揚帆。十六萬事都順暢。核心終形成,追夢氣更強。新年惠風和緣,喜氣云海飄揚。十七百姓皆吉祥。攜手同向前,瀟灑再啟航。”

早在少年時,李安平就有一份文學情懷。14歲那年,因為貧困輟學后的李安平跟著村里的副業隊做了搬運工。有一天,他在長治機電公司的倉庫里搬運貨物,累了休息時,他一時興起,便在倉庫的墻上寫下了平生第一首詩歌。公司會計進來看到墻上的字,先是責備,細看內容,才知道這個半大孩子原來有不錯的文學功底,還有很高遠的目光與追求。她后來不住地與副業隊隊長夸獎:別看這個孩子不吭氣,將來必定有大作為,你看他寫的詩,那氣魄,根本不像一個孩子寫的!

即使在最艱難的時候,少年壯志了然在胸,難怪李安平能在激烈的商海競爭殺出一條路來。

李安平曾在平順寫下過一首詩,這首詩直抒胸臆,表達了這位晉商的理想和情懷。

2004年,一次開會時,原楊鎖正好遇到“醫藥新貴”李安平,便鼓動他到平順來投資開發旅游。其時,振東已經開發了壺關縣紅豆峽景區。之后,李安平在時任平順縣委副書記關晉平等陪同下,起到平順考察了很多地方,與萬博裝飾城的董事長李永平等幾家單位一起給平順井底等景區的開發給予了一定投資。

2005年的一天,李安平來到了金燈寺。站在寺院外的平臺上極目中原大地,天藍如洗,一座座村莊悄然靜立,所陌交通,恰然有序。李安平覺得滿腔詩情直沖云霄,他略一沉吟,信手寫下了一首詩:“綠波花間峻山險,北齊寺廟峭壁鑲,先祖金燈建奇功,后人得享繼念想。立身天脊俯中原,志高胸寬逞好漢,自覺驕陽升太行,四海馳騁任晉商。”

很多人認為,這是李安平寫下的最大氣的一首詩。這首詩后被長治市原政協主席常福江寫下來,掛在李安平秘書的辦公室。

振東集團公司大廳正墻上有幾行大字:“名以清修、利以義制、績以勤勉、匯通天下”,這是李安平早在1997年提出來的。當時電視連續劇《喬家大院》還未拍攝。他說:“我寫下的‘匯通天下’是指我的加油站。我當時的理想是,將振東加油站網絡鋪向全國,匯通天下,沒想到竟然與晉商喬致庸的理想不謀而合了。”


“匯通天下”曾經是有名的晉商喬致庸的夢想。喬致庸走遍大漠江南,把一份晉商事業擴展到海內外,成就了晉商精神,譜寫了一曲蕩氣回腸的晉商之歌。歷史人物中,李安平最喜歡喬致庸隔著百年歲月,他說他似乎能聽到喬致庸的聲音。相同的家國情懷,讓他挑起了新時代“匯通天下”的責任,只是,喬致庸用的是中國的茶、絲綢,李安平用的是中國的中醫藥材。

2008年汶川地震,振東集團成為全國唯家包專機(兩架飛機)為災區送藥(藥品價值1060萬元)的民營企業。他和同事從廢墟中挖出8名傷殘者,其中5人獲得新生。他的義舉贏得了文化學者余秋雨如此的贊譽:李安平是當代的喬致庸,是晉商的楷模,其愛心和品質,比晉商前輩體現得更加充分、也更加完美。今天,不論走進振東集團,還是振東制藥廠還是平順公司,都可看到這樣幾個字:“與民同富、與家同興、與國同強”。李安平坦蕩如風的家國情懷道出了這位心懷天下的晉商追求。這份放眼世界的責任與擔當,早已超越了封建時代的學子思想、晉商情懷。


8、一路艱辛一路歌

有著中藥材寶庫之稱的山西,30多種道地大宗中藥材,24萬多噸產量,近千億元的產值,藴藏著巨大的產業潛力。山西省還有得天獨厚的資源條件,有曾經輝煌的制藥歷史,李安平堅信,是老天爺贈予山西最寶貴的再生資源,中醫藥必然會成為是除過煤炭之外的山西第二大產業,綠色環保產業。早在2003年,李安平就萌生了振興“晉藥戰略”的想法并為此不斷奮斗。

2016年8月,由振東制藥牽頭,以南嶺藥業、廣州香雪等聯合發起的“環太行山連翹產業協同創新聯盟”的正式成立,標志著振東集團從基地到研發的一體化邁出堅實步伐。

2016年8月25日,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發布會揭曉了2016中國民營企業500強,長治市2家民企入圍,其中就有山西振東健康產業集團有限公司。

8.jpg

從加油站起家到以制藥為主的產業集團,從產業擴張到資本運營,歷經20多年艱苦創業,振東實現了從傳統企業向現代企業的跨越,為山西省民營企業的發展積累了成功的經驗。伴隨著公司在創業版的上市,振東集團不但成為山西省民營企業中首家在創業版掛牌交易的企業,也成為山西省首家在創業版掛牌交易的企業。

要做就做全國一流的,這是李安平的風格。今天,在強化以藥品為主體的基礎上,加強以藥品為主導的產業配套和突破單一品種和單一劑型格局,振東集團先后重組五個藥企,形成了振東制藥、泰盛制藥、開元制藥、安特制藥、醫藥物流等九個子公司,擁有了54條生產線、11大劑型8個適應癥系列、558個中西藥品種,同時,配套建設了中藥材產業基地、藥物研究院和覆蓋全國31個省市400余個城市的營銷網絡,形成了種植、研發、生產、銷售為一體的醫藥制品產業鏈條和集“石油銷售、中西制藥、功能食品、農業開發、文化旅游”五大產業為主的健康產業集團。

一個民營企業家以推進晉藥戰略、打造晉藥品牌、振興中華醫藥的責任和使命創造了一個創業神話。振東的成功之路是山西民營企業發展的縮影;振東的跨越之路是山西民營企業前行的方向。

李安平說,他的理想是未來的山西振東健康產業集團將充分發揮行業領軍作用,打響“晉藥戰略”,打造“晉藥”大品種,創建“晉藥”大品牌,培育“晉藥”大集團,盯緊山西中醫藥“千億產業”的晉藥發展目標,推進山西省中藥材產業鏈大跨越發展,讓中華瑰寶走出國門,走向國際,同時,帶動老區人民共同致富。

而今日的平順,脫貧攻堅步履鏗鏘,新能源、旅游、中醫藥等三大產業帶來的巨變在悄然發生。中藥材種植,為平順帶來的改變正在一步凸顯。平順的百姓明白,這一切改變中,有振東集團為平順這塊土地付出的努力,更是晉商楷模李安平的期望和心血。李安平說,平順是一塊讓他夢縈魂牽的土地,此生,他都不會忘記平順樸實的百姓。

總裁致辭 | 加入我們 | 版權申明 | 友情鏈接

山西振東集團 版權所有 2016 copyright www.podsv.tw All rights reserved 晉ICP備13000178號-1 博訊科技 技術支持

21点一般有多少副牌 时时彩人工后二怎么玩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下载 新大陆时时彩宝宝计划 四川时时规则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甘肃11选五2000期开奖走势图 快8彩票官网下载 山东11选5开奖视频 内蒙古11选5遗漏号码 中福在线兑奖程序 时时彩走势图软件 捕鸟达人老版本下载 时时一天赚2000技巧 中原风采22选5走势分布图 内蒙古时时彩官方网站下载 天津时时5星定位计划